鞍山网络新闻网
更多分类

访日日新学堂有感

2019-09-21

楚楚爸爸

深秋的渥丘园,高云淡淡,红叶浓浓,蓝天映衬下的红砖校舍在阳光里透散出融融的暖意。第三次来日日新了,每一次拜访楚楚爸都会感受到一种温暖和喜悦,每一次拜访都让楚楚爸更加坚信:新教育应该就是这样的。

楚楚妈下班回家一进门便问:

"今天到日日新听课,感觉怎么样?"

"感觉很不错,今天我听的是五年级的文言通读课,老师上课讲了刘禹锡赠给白居易的一首诗,还讲了《史记·高祖本纪》里高祖论功的一段故事。

没有想到小学五年级的孩子们学习古诗和文言文并没有什么困难,他们阅读的是繁体字,虽然偶尔有些字需要老师繁简对照,但整体上对文章意义的理解都比较准确。

此外,课堂上的气氛我特别喜欢,孩子们可不像我当年上小学那样,双手背在后面一动不动只能认真听老师讲。他们很自由、很活跃,阅读文章遇到问题都会非常主动和直接地向老师发问,老师在讲解课文的时候不少孩子都会随时发表自己的看法,老师并不会将他们的发言打断。

还有,老师讲课采用的是将故事前因后果及历史背景一脉贯通的方法,所以无论是一首古诗还是一小段文言文故事,孩子们了解到的内容远远超过课文本身,获得的是一种更全面更完整而非零星碎片的认知。这种整体式的学习方法我是最欣赏的,它的效果也非常明显,课堂上孩子们表现出来的浓厚学习兴趣让我印象深刻。"

"看来真是不虚此行啊!"

"那肯定的!现场听课可以最直观地了解学校新教育理念是如何在日复一日的课堂上得以落实的,老师的教学方式和孩子们真实的学习状态可不是走马观花式的一两次外部参观可以一探究竟的。

听完这次课我对日日新孩子们的学习状态印象很深,一是积极主动,二是兴趣浓厚。另一组参观的老师听的是儿童哲学课,主题是道德观和社会规范,听完课的老师告诉我,没想到这么大而难的主题孩子们竟然讨论得十分热烈,师生们思想碰撞,火花四溅,真不敢相信参加讨论的竟是一群五年级的孩子!只可惜我不能分身两处同时听课啊!

哦,对了,听完课之后还有一个小细节让我感到特别欣慰!"

"哦,什么小细节?"

"听课前我们从办公室拿了一些折叠椅,听完课准备离开时,我正折完第一张椅子准备带回办公室,折好的椅子不太好放,于是我右手扶着折好的椅子,左手准备单手折第二张椅子,正觉得有点费劲,这时站在一旁的一个小男生看见了,主动问我需不需要帮助,然后帮我扶住右手的椅子,让我从容顺利折好了第二张椅子。"

"嗯,确实非常棒!日日新的孩子们真有同理心啊!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去拜访的时候我跟你提到过的那两个小女孩吗?"

"记得记得,你说当时楚楚和Smile在操场边玩蹦蹦床,Smile站不稳吓得只哭,旁边正好有两个小女孩经过,她俩看到这种情形连忙走上前安慰Smile。

"没错!"

"这些孩子真不简单,善良的天性和美好的德行被保护和发展得这么好,这在当下重智轻德、急功近利的教育环境中真是宝贵,小细节往往说明大问题,他们的不简单除了家庭原因之外也与学校营造的环境有极大的关系。

所以我今天在回来的路上真是特别感慨:新教育里真正的'高、大、上'其实都悄悄地藏在了'小、细、微'里啊!"

结缘日日新非常偶然,年初在手机上点开一段视频,看到了冬青老师在一席里的演讲《茂盛地成长》。楚楚爸此前虽从未听说过日日新,但却被冬青老师和大车老师夫妇俩创办学校的经历深深触动。

冬青老师在演讲中说:"每一个生命都是具足的,教育其实就是提供一个环境,提供一块好的土地,孩子就会像一粒种子一样,茂盛地生长。"如此契合的教育理念让楚楚爸久久共鸣。

看完演讲楚楚爸兴奋地向楚楚妈介绍:

"刚看了Sandy妈妈发的一段介绍新教育学校的视频,没想到北京还有这么一所教育理念与我们如此契合的学校!没想到这所学校已经创建了近十二年!"

"哦,是吗?要不要找个时间去参观一下?"

"好啊!学校每周五上午是公开日,可以去参观的。"

六月里的一个大晴天,楚楚全家四口大大小小齐齐出动第一次拜访日日新。学校坐落在一片果园中,一百五十亩的园子里栽种着各种各样的果树,有苹果、梨、海棠、核桃、枣、柿子。环顾绿意盈盈的校园楚楚爸不禁感慨:相较于高大上现代化钢筋混凝土橡胶塑料构筑的校园,孩子们能在这样的自然环境中学习成长真是幸运!

一上午的时间很快过去,楚楚家拜访考察小分队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校园。

"今天参观感觉怎么样?"楚楚爸一边开车一边问楚楚妈。

"嗯,感觉还不错,其中有几个方面让我印象很深。"

楚楚爸好奇地问:

"哦,哪几个方面印象深刻?"

"我觉得学校对于孩子们身体锻炼和运动方面很重视,做得比较好。你有没有留意课间休息的时候孩子们都会跑到操场上玩耍,极少有待在教室里不出来的,这在有些学校是很难见到的。

我们还看到了孩子们做的课间操,与一般学校不同,他们做的是武术动作,一招一式,有模有样,最关键的是孩子们的精神状态都非常好,动作很投入,很认真,很有精气神!"

"嗯,真不错!这跟咱们中医还有华德福斯坦纳博士的观点很契合啊。

中医讲气,《黄帝内经·天年》里讲过十岁左右的小孩子'血气已通,其气在下',所以特别喜欢蹦蹦跳跳,跑个不停。斯坦纳博士总结的孩子从出生到二十一岁左右,身体、情感、思维次第发展三阶段的理论其实也是基于同样的观察,所以学校重视运动和体育锻炼正是顺应了孩子身心发展的自然之道啊。"

"嗯,后来我们还站在几间教室的窗外听了一会儿课,感觉也挺不错。"

"你们还听到课了?我最想的就是能有机会到教室里去听课。"

"是的,第一个教室好像上的是语文课,那位老师上课的第一句话是问孩子们:'我今天上课有什么不一样吗?',有孩子就说:'老师瘦了。'她笑呵呵地回答:'不要哄我开心哦,要说实话!'"

"哈哈,厉害,老师很会调动情绪活跃气氛啊!"

"然后老师开始讲课,后来学生们在底下讨论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大,把老师的声音都盖过了,接下来这位老师的处理方式让我很是赞叹。"

"老师是如何处理的?"

"老师最后停下来不讲课了,等到孩子们发现状况不对安静下来的时候,她并没有因此批评责难,而是语气非常平和地说:'你们是不是有什么想法要和我分享啊?',当孩子们说没有后,她仍然语气平和地询问:'那我们可以继续上课了吗?'最终孩子们又重新认真听课了。"

"换了我这脾气恐怕就要批评了,这位老师相当有耐心啊!"

"耐心是一方面,我倒觉得这里面更重要的是一种师生间平等心态的体现,老师并不是高高在上的权威,可以居高临下发号施令,这是我今天旁听上课印象特别深的地方。"

"不简单,这个真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我们还在第二个教室外面听了一会儿数学课。"楚楚妈接着说。

"数学课又有什么不同的感受?"

"数学课讲的是百分数,我觉得最大的不同是老师并没有花多少时间讲百分数如何计算,而是花了很多时间讲解百分数在实际应用当中究竟代表着什么意义。"

"数学应该这么教啊!抽象的公式和反复计算对于小学生来讲是件多么无趣的事,日常生活中各种各样的实际数学应用其实可以做到既直观又有趣,我当年读书时对数学的兴趣完全是被题山题海给毁掉的。"

"你们在办公室里聊得怎么样?"

"冬青老师主要介绍了日日新的课程体系,虽然我是个理科生,却对他们的文字课极感兴趣。

我之前看过他们自己编的《文字汇解》,用图像思维的方式讲解汉字的起源演变,还有汉字本身蕴藏着的大智慧。要让孩子们真正了解和领悟中国博大精深的文化,文字课实在是最基础也是最核心的了!"

"专家啊!难怪你买了那本比砖头还要厚很多的《甲骨文字典》!"

"哪里哪里,咱不是专家是砖家啊!后来跟大车老师也聊嗨了,要不是孩子们肚子饿了,我都想不起要走了。你有没有注意到办公室墙上的两幅条幅?"

"道法自然?"

"是的,一幅是'道法自然',一幅是'知行合一',今天拜访最让我共鸣的就是这两幅字,一个理念层面,一个执行层面,八个字几乎把教育该说的该做的都说尽了!"

楚楚刚出生不久,楚楚爸和楚楚妈有一次聊到将来楚楚上学的时候教育会变得怎样,当时楚楚爸还打趣说:"咱们现在聊这个话题是不是有点太早了!"

哪曾想时光飞逝,转眼已过五年半,当年那个刚刚学会坐起的小萌娃已经变成了一个活蹦乱跳的小女生,明年就要背起小书包上学了。

新教育、老教育,体制内、体制外,教育之路何去何从?

当下也许是一个令人焦虑和困惑的时代,但楚楚爸始终觉得当下也是一个令人鼓舞和充满希望的时代。

楚楚爸自己是工业化时代流水线批量生产式教育的产物,利弊冷暖自有切身感受,牢骚困惑也常挂嘴边,但如果从较长时间跨度来看,眼下教育的种种弊病和问题更多是一种特定历史时代的必然产物和惯性延续。

如果将观察的时间跨度拉长至百年甚至千年,人类社会的发展阶段和发展模式或许才是教育目标、理念、方式形成和变化的决定因素和真正推动力。

如果勉强将人类社会发展形态简化分成农业社会、工业社会、信息社会,那么每种社会形态都会自然演进出与其相应的教育形态。从这个意义上讲,当前新教育的稚嫩萌芽和蓬勃发展,其实是时代和社会自然发展演进的必然。

也许在十二年前,像冬青老师、大车老师这样靠个人一己之力,只身前行的新教育实践者还寥若晨星,屈指可数,那么时至今日,奋力前行在新教育道路上的人们已经越来越多,山涧中每一条涓涓细流也许毫不起眼、无足轻重,但有朝一日,当细流从四面八方汇集在一起时,必定能变成一条浩浩汤汤的大河。

明年金秋尚远,但此刻楚楚爸脑海中却已经开始不断浮现出一幅可爱的画面:楚楚和妹妹手牵手背着小书包,一起走进美丽的渥丘园,春观花、夏听雨、秋摘果、冬玩雪,健康快乐自然而然地幸福成长。